外国选手赞北京“防疫泡泡”很安全

据德国之声电台网站1月22日报道,距北京冬奥会开幕还有不到两周时间,对于为了备战冬奥已经辛苦训练多年的运动员们来说,目前最大的希望就是自己的奥林匹克之梦不要因为感染新冠病毒而毁于一旦。

奥地利单板滑雪运动员安娜·加塞尔对记者表示:“说实话,这是我最大的担忧,尤其在目前奥密克戎变种造成疫情加剧的背景下。”

报道称,荷兰钢架雪车运动员博斯在夺得世界杯冠军之后,对于中国之行充满了期待,而这不只是因为自己是夺金热门选手。

她在本月早些时候接受采访时说:“如果我能成功进入(北京的)‘防疫泡泡’中,我会感到十分高兴……我们现在参加比赛(世界杯巡回赛)的地方也有‘防疫泡泡’,但是这个‘泡泡’里面有感染病例。”

她笑着补充道:“我们都在尝试将自己的感染风险最小化,只要你进到中国了,风险就非常低了。因为他们的规定很严格,我很高兴自己要去那里了。”

单板滑雪运动员加塞尔也表示,由于严格的防疫措施,她也会感觉在北京的“防疫泡泡”内更加安全。她说:“他们的措施很严格,我感觉你只要能保证自己一直是阴性,到了中国之后,你可能就更加安全了。”

据德国之声电台网站1月22日报道,距北京冬奥会开幕还有不到两周时间,对于为了备战冬奥已经辛苦训练多年的运动员们来说,目前最大的希望就是自己的奥林匹克之梦不要因为感染新冠病毒而毁于一旦。

奥地利单板滑雪运动员安娜·加塞尔对记者表示:“说实话,这是我最大的担忧,尤其在目前奥密克戎变种造成疫情加剧的背景下。”

报道称,荷兰钢架雪车运动员博斯在夺得世界杯冠军之后,对于中国之行充满了期待,而这不只是因为自己是夺金热门选手。

她在本月早些时候接受采访时说:“如果我能成功进入(北京的)‘防疫泡泡’中,我会感到十分高兴……我们现在参加比赛(世界杯巡回赛)的地方也有‘防疫泡泡’,但是这个‘泡泡’里面有感染病例。”

她笑着补充道:“我们都在尝试将自己的感染风险最小化,只要你进到中国了,风险就非常低了。因为他们的规定很严格,我很高兴自己要去那里了。”

单板滑雪运动员加塞尔也表示,由于严格的防疫措施,她也会感觉在北京的“防疫泡泡”内更加安全。她说:“他们的措施很严格,我感觉你只要能保证自己一直是阴性,到了中国之后,你可能就更加安全了。”

另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月23日报道,随着世界各地数以千计的冬奥选手一起匆匆度过备战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最后几周,他们正将一项新的训练纳入日常计划中:采取一切必要手段避开新冠病毒。

报道称,北京冬奥会开幕在即,运动员们尽量断绝了与亲友的接触,改变了训练方式,而且在很多情况下,停止了赛场之外的一切活动。在传染性极强的奥密克戎变异毒株使得新冠病例在全球激增之际,这项任务变得越来越艰巨。

报道指出,担心感染疫情、为此打乱了生活节奏,所有这一切造成的情感影响和参加冬奥相比,都可以忽略。因为如果由于感染新冠而不能参加冬奥会,等于抹去多年来为职业生涯中这一特殊时刻积极准备、充满期待的一切努力。

报道表示,自疫情暴发以来,避免感染新冠病毒就一直是运动员们的目标。

据报道,参加冬奥会的运动员必须在登机飞往北京的数日前进行两次核酸检测,且结果必须是阴性。抵达北京后,每个人每天都将进行核酸筛查。

报道称,对未知充满着焦虑,运动员们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报道指出,对新冠病毒的担忧甚至改变了团队训练方式。例如,美国速滑队参加团体追逐赛的4名男运动员正在限制他们真正在一起练习的时间——而这项赛事要求滑冰运动员进行身体接触——以降低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目前,他们是这个项目世界纪录的保持者。

同样的,美国女子冰球队教练乔尔·约翰逊说,在采取预防措施和为球员安排充足的训练时间之间,他正在努力实现平衡。

据报道,本月,在美国花样滑冰锦标赛上,运动员聚集在一起的风险显而易见。在该项赛事中,有8人在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后退赛。